莲子

我是格拉汉姆·莲子,为你神魂颠倒的男人!

 

给锡箔太太的插图,诶,人要敢于发丑图

  454 9

腿草稿,为了锡箔太太我重提画笔

  88 1

【fate/高文旧剑】第一幕

Cp:高文x亚瑟

  

  高文总乐意亚瑟对一切毫无察觉,他生该是那样一种姿态,文质彬彬的,温雅有礼的,往往是漠然而生疏于世俗的样子:他总是亲手誊抄德彪西的乐谱,却对歌唱一窍不通;他阅读王尔德和梅里美,却很少走进歌剧院,偶尔作为吉尔伽美什的客人到访,总有人为他拉紧隔间的天鹅绒帘子,送来紫罗兰蜜饯和大束沾着露水的白玫瑰。

  他并不记得自己舅舅原来的婚约者的面貌,乌瑟或许受到尿毒症和痛风的折磨而尽日里恹恹无力,野心却从未产生改变,甚至在那副朽坏的身躯里更加病态膨胀了。洛特死的时候几个儿子还没成年,乌瑟一度希望摩高斯根据某个古旧封建的习俗改嫁给亚瑟,顺便带回他们在北欧所拥有的影响力、庞大...

  127 11

给锡箔太太的吸血鬼paro画的配图!实在太好吃了我恋恋不忘我旋转跳跃(爆哭
意念艾特太太

  226

【fate|兰高/卢亚】玫瑰与银相机(1—2章)

*R/18

  *近代架空

  *兰高/高→瑟/罗马旧剑


  我第一次亲吻高文是在一个雨夜里,他全身湿透,金发湿哒哒地遮住了那对绿眼睛,他手指冰凉,口腔却滚烫,带着浓郁的血腥气,我想他是自己咬破了下唇。

  他勾着我的脖子让我把他压在车前盖上,我们就在瓢泼大雨中做/爱,那场面十足疯癫,完全能列入我这辈子酒后狂行的前三,而当时麻痹我神经的却不是酒精,而是高文本人,他发烫的舌尖,血液的芬芳,冰凉而柔软的洁白皮肤,还有那么股从他每个毛孔、每一次呼吸中透出的浓...

  163 3

【fate/高文旧剑/微旧金剑】爱欲与爱达

爱欲与爱达paro的一点高文旧剑的段子,含肉慎入


发出来被秒删,点它

  165 3

考完试了想起来还要放手书图,圆桌组。

在法国读着亚瑟的信的兰斯,在火场献上玫瑰、枪剑与誓言的高文,在最后抓紧濒死的王的手的贝迪,最早离开亚瑟的特里。

手书地址走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6684752

  691 4

腿图

  372 1

【fate/主高亚/all】地窖花园(15~16)

1~3章  4~5章  6~7章  8~11章  12章 13~14章


  【15】


  后来想起来,那简直是个不可思议的、小精灵般的场景,布景中所使用的的所有道具和元素都柔软、湿润、梦幻而且绝妙地冰冷,但是很快观众会注意到如果这整段戏剧真能拟身为人形,绝对生着一副沾满烈性毒汁的病态畸形的犄角。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停止颤抖的,人在高潮时对时间的感知会变得异常迟钝,短短几秒的一阵白光可能会让当事人误以为过去了一根烟的时间,而我紧抱着亚瑟说完那些话就陷入了一种更为恍惚的状态中...

  138 13

【fate/高文旧剑】段子

背德


亚瑟没有说话,固执地低着头。而高文却觉得喉口火辣辣的,头晕目眩,亚瑟的手腕还软绵绵躺在他的手掌里,甚至……他觉得亚瑟是想要拥抱他的。

“您明明爱我。”他在他耳边绝望地重复,“您明明就……”

他突然说不出话来了,亚瑟的慢慢摊开他半握的手掌,去抚摸青年骑士的脸颊:“那是我的原罪,而主教我自律来不触犯他。”

“那您已经犯下的罪过要怎么办呢?”他低低地发问。

“我总会偿清。”

“不……我指的不是主,您对我犯下的罪呢……您明明不该给我一点儿的希望。”

“我……”

他的国王第一次说不出话来,像雾中的一只飞鸟,似乎有一个答案短暂浮现,但马上消失进奶白的幻境之中,声影俱散。

“您让我犯下这桩罪。...

  143 7

© 莲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