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子

我是格拉汉姆·莲子,为你神魂颠倒的男人!

 

【fate/剑帝旧剑】齐勒格费斯的龙(9)

【9】


  早上六点左右阿尔托斯醒了,没什么精神,卢修斯喂他喝了一点汤,让他用热毛巾擦了身体,男孩又耗尽力气,昏昏沉沉地睡过去。卢修斯干脆没去公司,坐在扶手椅里让男孩趴在自己身上,越过龙种舒缓起伏的肩头读文件。生病的龙种变得很粘人似的,总追逐着附近最温暖的的一个物体倚靠,被裹紧在软毯里也会迷迷糊糊蹭到他膝边,和清醒的日子里截然相反。


  他一直把卢修斯的宝石戒指攥在手心,戒指太大了,卢修斯试来试去,男孩没有一根手指能戴住,干脆让管家找了一根长长的银链子挂在他的脖子上。


  女佣在下午给他拿来了电话,卢修斯给他的小龙那份倦意传染,也放下了审批文件躺在...

  36 5

【fate/旧莫剑】愚者国度(12)

*本章含有加拉哈德x莫德雷德x亚瑟的3p,慎


【12】


        我把亚瑟稳妥地塞进莫德雷德怀里,从中抽出身来,亚瑟无法咽下的唾液打湿了我的衣襟,我的裤子上都粘了几点,大概是莫德雷德的。我意外自己并不恶心,只是感到疲惫,当我迈步准备离开的时候,他拉住了我的衣角。


       “你要去哪儿?”他让亚瑟把头埋在自己颈边喘息,皱眉抬眼看向我,“这是你的房间。”...


  34 4

涂鸦,dk就是要吃兔兔棒棒糖

  142 4

【fate/剑帝旧剑】齐勒格费斯的龙(8)

【8】


  卢修斯颇费了一番功夫才从齐格鲁德的询问中脱身,吉尔伽美什不愿意驳两个大演员的面子,只是帮他提前喊了司机。


    “我不愿意用这个词,”男人用一小块驼色软布擦拭眼镜,站在门廊边陪他等车,“西贝流士,您这种地位的人,应该比普通人更注重这些领域……亚人的人权,这早就不是一个烧死自己长着翅膀的女儿的年代了。”


    “我深有感触,但是亲爱的,奴隶制还没有废除,我这里只是有一个小小的税务问题——向我保证:你和布伦希尔德那可爱的小组织不会把他从我身边带走的—...

  61 2

【fate/剑帝旧剑】齐勒格费斯的龙(7)

【7】



  阿尔托斯的尾巴最粗的部分也不过手腕粗细,外表覆盖着精致的、互相扣住的金色骨质棱节,看起来很像生出体外的古铜色的脊柱,末端生着一个标枪枪头那样的锥状倒钩。但它拥有蛇一样的柔软和灵活,此刻被卢修斯圈在手掌上,因为主人的羞耻心而不住扭动,画着弧线。


  “我真的很抱歉,先生。”阿尔托斯好不容易才把这句话说全乎了。


  吉尔伽美什不以为意,往难堪的男孩的果汁里兑了一点酒:


  “我会原谅你的失礼,因为你懂得欣赏华贵之物。”


  阿尔托斯的脸更红了,拿过那只杯子喝了一口,尾巴尖紧紧卷在了卢修斯的手腕上。


  一个侍者走过来对卢修斯耳语了什么,他听完一圈圈把缠在手上...

  48 6

  758 12

之前做的一个梦

  276 5

【fate/剑帝旧剑】齐勒格费斯的龙(6)

【6】


  
  早晨对卢修斯来说总是艰难的,一半的时间里他梦游般地爬起来,坐到桌前喝一大杯果汁或者咖啡,然后推开艾利奥给他准备的任何一种三明治;剩下一半时间里他直接睡到十一点,在女佣的敲门声中打着哈欠,接过送上的清水漱口。


  “以后你来喊我起床。”卢修斯在那个周六的晚上告诉阿尔托斯,“要温柔一点。”


  阿尔托斯对他的新主人确实是乖巧、温顺的,但是这份乖巧来源于礼貌,他对这个把自己从拍卖所带走、并且保持了一定礼遇的绅士投以尊重与谢意,却不是感激。这之间的区别让他能在卢修斯勾手指时毫无疑问地走过去,却不足以让他忍受过分亲密和长时间的肢体接触。


  卢修斯自是不能理解、毫不在乎的,尽...

  56 12

【fate/剑帝旧剑】齐勒格费斯的龙(5)

【5】


      “你会飞吗?”


  “不会,先生?”
 

    “那你能喷火吗。”


  “也不会,先生。”


  “你昨天喊出了我的全名。”


  早餐时卢修斯抛出了这个问题,阿尔托斯迷惑地咬着煎蛋,不解其意。


  男孩昨夜说完那句话,便蜷着身子熟睡过去,卢修斯逗他卷在自己小臂上的尾巴尖,阿尔托斯也没醒,只在他怀里翻了个身子,尾巴一寸寸抽离,盘到了主人的腿根。卢修斯便放弃问话了,把男孩送到艾利奥准备好的房间。


  明明是周六,卢修斯却六点就起床了,值早班的女佣吓了一跳。不过...

  58 12

【fate/剑帝旧剑】齐勒格费斯的龙(4)

【4】


  当天离开公司之前卢修斯收到了吉尔伽美什的电报,同样是关于潘德拉贡家的孩子的,吉尔伽美什似乎想借机卖给梅林一个人情,卢修斯承诺会帮忙留意,转身就把电报塞进了垃圾桶,扭头去第六大街拿他订的几件成衣。


  吉尔伽美什可能是第一个以自己的亚人血统为傲的贵族,他有着不属于人类、纯然鲜红的虹膜,在男人发怒时会变成冷血动物那样的竖瞳。梅林总是笑话他讨巧的,跟被世人鄙夷的兽毛和利爪远不沾关系,用一副墨镜就能全然掩做常人。


  这话总惹得吉尔伽美什发恼,毕竟他戴墨镜只是因为那双眼睛畏光,并不是以为羞耻。卢修斯去过一次这位小爷的宅邸,总是拉紧窗帘的...

  58 13

© 莲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