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子

我是格拉汉姆·莲子,为你神魂颠倒的男人!

 

【fate/旧剑中心圆桌向/游戏剧本】fate/echo palace

一个和朋友们合作写的游戏剧本,以前画的很多图都是给这个游戏的cg,今天开始慢慢公开剧本大纲。

这个作品借用了一些型月的设定和人物形象设计,而典故和人物性格更多借鉴原典,请看官注意。

每段前将会标注作者。

红十月:兰斯线

贝狄太太:摩根及贝狄线

阿攸:高文线

莲子:莫德雷德、王后、梅林线



莲子:

“人所看到的星光来自亿万年前的星球燃烧,它们大多早已膨胀、移位、消失,化成黑洞。”“但是夜空甚美,这样想怕是不识情趣了。”

“就算一切都毁灭了,只要奔跑到回声流淌的河床上,站在那空旷处张开双臂,等待被狂涌历史回声淹没,石块钢筋如梦般由废墟中升腾而起,睁开眼时舞会竟刚刚开幕,一切如旧,她正穿过身着华服的人群向您走来,珍珠耳环闪闪发光,繁华如想。结局尚不可改,但如果在那音潮里大声呐喊,想是也会留下什么痕迹来吧。”

“打扰您这场梦,便怪是在下不识情趣了。”

【概念印象】

 

  亚瑟没有参加圣杯战争,直接来到了阿瓦隆,梅林看出他心中有遗憾,于是提出了回声宫殿计划。亚瑟进入“回声宫殿”,模拟过去的一切,他有三十天时间对未来做出改变,如果能避免王国命运,梅林就以他在回声宫殿里面所创造出的“另一种可能性”为蓝本替他强写历史。

 


·第一部分(1—10天)

 

    亚瑟已经清楚的事情:他只有三十天的时间改变未来。

 

Day1

    黄昏夕阳,亚瑟在花园草地上醒过来,睁眼有一个朦胧的人影,然后等不及看清,那个人就跑了(这个是小莫)。从血燃天里突然就到了平和地带不适应,看着夕光下的花园发一会儿呆。

    他发现身边有一朵折断的花,猜想大概是人影放的,觉得应该是女仆吧,没在意,毕竟眼下有更加重要的事情,于是把花枝拿进了书房,随手插在花瓶里。(书房落地窗外就是花园设定)

    亚瑟发现桌上摊开着一张廖德宽王同意婚事的回信,亚瑟因此觉得非常焦急,因为如果有可能他希望不娶格尼薇儿了的。

    这时书房门被敲了敲,仆人带话问陛下是去餐厅,还是把晚饭送到书房来(因为政务多所以经常会在书房边吃边看)。

    亚瑟表示不用送了,我有点事儿去找凯,直接去厨房找,顺便吃晚饭。

在厨房跟凯哥哥和贝狄聊,委婉提出“我现在能不能退婚啊?”的疑问。这里做一个AB选项,A假如亚瑟坚持退婚会走上一条短BE,这个归高文线,B还是决定娶,继续主线。

    被凯哥哥被贝狄投喂了一些吃的。

 

    想呼吸新鲜空气去了外面,遇见梅林。

    闲聊,亚瑟假装无意提出来

    “预言是不会被改变的吗?”

    “不会被改变的。”

    “那被您预言将面临灭国之难的我,不该成为王吗?”

    “您工作太辛苦了吗,还是早点休息吧?”

    “?”

    “如果我告诉一位骑士,他将死的无比凄惨,四肢折断,两眼掏空,心脏被长枪刺穿,他却不会当即放弃生命。”

    “这是当然,人必有一死,但是这个比喻和国家的命运又不是一回事了,不能相比较的……”

    “我考考您,我告诉他如何去死,他会放弃余生?”

    沉默了一会儿,亚瑟:“死的有负为人。”

    “是的。”

    “可是并非人死,而是国家之死,难道无论如何国家不该是以保全生命为最优先?这其中也能有集体的意志选择可言吗?”

    “这便是国王,而不是魔法师该思考的问题了。”

 

    这里梅林取了流着撒旦血的传说,他过早地过于清晰地认识到了自己的天命,而作为预言师,这样的认知也让梅林有些脱离人性。

    在乌瑟王对伊格莱茵产生恋心的时候,梅林就得到了预言,于是他向乌瑟王提议“王,我的希望是这样的,您第一夜睡在伊格莱茵身边,就能使她受孕,以后等婴儿出生了,您要把他交给我,依照我的主意去抚养,这是为了您的荣光和这个孩子,因为他是值得的。”

    (当然亚瑟出生的秘密这一点先压个笔,各种传说里面总暗示他不是个人blabla,等到梅林/小莫线再作讨论)

    性格方面,平时日常就是笑眯眯的,很愉快,会跟大家一起打趣玩把戏,所有人都很喜欢梅林,同时大家也都觉得梅林深不可测。

    梅林其实没有那么黑,主要是大家都以为他很黑。

    梅林搞不懂自己护亚瑟是为了国家还是因为那是亚瑟,应该说都有,梅林很了解人,了解时代,甚至了解世界,但是不了解自己,他不懂服从也可能是傲慢的。

    和梅林开挂的一面相对,梅林作为预言者其实是个服从命运的人,他没有想过去改变命运,而亚瑟倒是不信命的典型,梅林在这一点上很顺着亚瑟,虽然梅林抖提前对亚瑟做出了“格尼薇儿会导致圆桌崩溃”“莫德雷德使致亡国”的预言,但是可以看出来该娶的老婆没耽误,儿子虽然没给继承权但也留在圆桌了。

    而梅林明明信命,却给亚瑟彻底的自主权。甚至是亚瑟跟摩根上床之后,梅林只是变化后告诉亚瑟:“最近您做错了一件事情,触犯了上帝,那就是您同自己的姐姐同床,生下了一个孩子,这足以使您毁灭,同时使您所有的骑士都卷入这场浩劫。”

    而梅林又露出真身轻声叹息:“您的肉体要为您的丑行受罚,这是上帝的旨意……我一定会受辱而死,甚至被活埋,但是您,一定会带着光荣而死去的。”

    我总结了一下,其实梅林被薇薇安活埋之前,致力于的就是预言劝谏(亚瑟还基本不听话)和保证亚瑟活着(亚瑟还拼命作死)两事儿,梅林对亚瑟活着和死去的荣誉性高于亚瑟的个人幸福痛苦。

    如果梅林爱亚瑟,说梅林爱着亚瑟并不确切,他爱的是他的命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跟贝狄完全相反,梅林比起亚瑟活的是否幸福,更重视他活的是否高贵。)

    这其实是很美的一件事。

 

 

    回到书房。

想找个记事本记下来一些最重要的东西,可以给三十天后的自己用,就先简写了王后偷情到亡国的事情。

桌面上乱七八糟的政务一大堆,感叹一下国家安定期要忙的也不比战乱期少,然后稍微翻一翻想看看有没有日期,好给记录落日期,却发现公文最下面压着一封没寄出去的信。

打开信发现是自己的笔迹,短短两行:

“抱歉无法回应您的心意,而誓言将比情爱要更加可靠和长久。”

【句子可换,未确定】

 

Day2

 

    亚瑟吃早餐的时候,思考昨天那封信,确定自己完全没有印象,怀疑是不是因为记忆丢失忘记掉了。同时觉得不妙啊,看信的内容,是跟自己有过誓言的人跟自己告白了被拒,问题大多誓言,都是他跟骑士之间的啊,感觉非常不妙。

    快吃完早餐被凯哥哥和贝狄找到询问迎亲队伍要出发了,再确认一遍出行人员和装备blabla,听到兰斯洛特名字的时候一个激灵,把兰斯换了下来,凯让贝狄去通知兰斯变动,换成了鲍斯。

    然后凯哥哥阻止了两个要用鸽子给高文传信的汉子(“哇,王要结婚这种消息怎么能不让高文爵爷知道,要他快点回来哟,说赶不上王的第一杯酒啦。”——“你们别打扰高文爵爷的任务行不!还早还早,鸽子给我放回鸽舍去!”【这里高文线太太有一个支线剧情的】)

 

    【日常闲聊】

“昨天晚上睡得很迟吗?您脸色不太好。”

“诺兰最近发生了水灾,XXX公爵送来的报告书(牢骚)有点长。”

“那我来处理吧,等等我顺便去您书房拿一下文书……”

“怎么了,凯卿?”

“……您啊虽然现在跟为王之前变了很多,但是说谎的时候总是刻意眼睛一眨不眨朝人露出微笑,这一点一直没变。”

“我平时不是这样的吗?”

“跟平时那种礼貌不一样不一样,只有你大哥我才能看出来的不一样。”

【比较亲情地闲聊,大致是凯表示要亚瑟不要什么事都一个人憋屈,“虽然明白了你是我的国王,但是在那之前我已经当了十五年的你的哥哥了,现在也依然如此,对我来说在你是我的国王之前,更多是我的弟弟,既然那么辛苦,就稍微多依靠一点大哥啊,不然做哥哥的很没面子的。”这个感觉就行。亚瑟因为不能告诉凯哥哥真相感到一丝愧疚】

    然后遇到兰斯,在看到兰斯的时候,亚瑟微微一怔(他世界的兰斯那张憔悴纠结的脸和这个年轻的兰斯对比太大),但是马上压住了,跟兰斯洛特聊天。

    【自由发挥。】

    【兰斯虽然感觉到了亚瑟一瞬间的戾气,但是没问。】


红十月:

  兰斯洛特听说自己的行程被取消了,他有些意外但并不特别在意。正准备调整接下来计划的途中,他碰到了带着戾气的亚瑟并停下脚步询问。

  亚瑟表现得心不在焉→兰斯意识到他是遇到了麻烦才会一反常态,Day 3会态度会更主动。

  亚瑟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兰斯的心里防御升级,Day 3状态会更谨慎。

 

  经过这个小插曲过后兰斯会留心亚瑟,但他会给亚瑟留出调整自己的时间,并不会马上询问情况。


莲子:

    然后还是继续找人聊天,自由发挥,亚瑟要Get两个信息1:摩根明天回来了,而且会带着他心念念的剑鞘,2:高文快回来了。

    最后去巴令哥哥的囚楼去看看,但是巴令哥哥有个靠在窗边睡觉的画面就行了,不用写亚瑟留在这里干了啥,直接跳过下午转到晚上回到书房。

    路上遇见贝狄,贝狄询问亚瑟明天接摩根是否需要带更多的护卫,一方面是因为王姐很强而且难以捉摸,一方面是剑鞘太宝贵了,亚瑟表示不用。

   亚瑟再本子上记录了巴令的事情【那位被遗忘的骑士】怕自己忘记。

   亚瑟要有个思路,但是这个思路还不清晰。

    (梅林本人)宅在工房没出场。

    上一周目的后一段时间亚瑟见过梅林不同于这一周目年龄的样子(就是易容马格斯设定),然后在这一周目见到了相同的人,显露出了他知道这是梅林

    梅林本人第一次变形成这种姿态,然而亚瑟却叫了他一声:梅林?

    发现亚瑟知道后,他推测是亚瑟在未来见过自己这个形象并且认出了自己。但他什么都没说就走开了,亚瑟也没有跟上他。(对应day16



    Day3

  亚瑟睡迟了,不知道为什么没人叫自己起床(可以是贝狄来看过了发现他看起来很累就没叫,或者随便咋样),去餐厅吃早餐发现梅老师难得没到处溜达、昼夜颠倒或者宅在工房,而是老实地在桌前喝茶吃饼干看书。

    亚瑟拉一把椅子坐下:“这种情况茶壶飞起来,小刀自己切面包抹果酱会更有巫师的感觉。”

    梅林:“很可惜啊,比起控制茶壶飞起来不乱洒所花的精力,不如自己动手呢。”

    亚瑟:“这样说话的话,会让外面憧憬您的孩子失望的。”

    梅林:“记得您当年对我没办法变出糖果来很失望来着。”

    亚瑟:“然后您给我们买了苹果派,对了,现在想想……您那时候真的付钱了吗?”

    梅林:“陛下,要我表演让茶壶飞起来给您倒茶吗?虽然它可能会咬您鼻子。”

    亚瑟:“喂喂,别回避啊。”

    随便聊聊,亚瑟也没问梅林来干嘛呢,两个人坐在小茶桌前喝茶吃饼干。快吃完的时候梅林说对了我给您一个附身符吧,他就蘸点茶水给亚瑟手心里画了个五角星。五角星发了下光就消失了,亚瑟没头没脑的,问这是啥啊。

    梅林晃晃瓶子,思考一下,笑笑,说心诚则灵,等会多看看地上,说不定会捡到钱袋。

    亚瑟表示您哄小孩呢,今天王姐要回来。

    梅林撇撇眉毛我跟她合不来的,摩根问我您就说我上天梯看星象去了。

    亚瑟笑着说王姐才不想见您呢。


贝狄太太:

    梅林事件结束时,梅林告诉亚瑟:“我最愚钝的学生来找你了”

    从梅林处回来,贝狄备好马和亚瑟一起出门,亚瑟觉得自己的回信可能是给贝狄的,试探贝狄,询问贝狄是不是给他写信了,自己政务太忙没来得及拆开,贝狄一脸懵逼,我们天天见面我给你写啥信?

    贝狄询问亚瑟昨天改变迎亲队伍,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亚瑟说的确有事,但是自己还没有很清楚的头绪,想出来会告诉贝狄

    亚瑟询问贝狄对王后的看法

    贝狄:的确当时是我提亲的,但是我没有见到圭尼维尔本人,也不知道她是否真的像画像上那么漂亮。

    贝狄:陛下为什么要向她求婚呢?

    亚瑟选项(没好感度升降,只是展示正常亚瑟、务实亚瑟和使坏的亚瑟的画风)

    1、大约是因为梅林的预言吧→很多事情都遵从梅林的预言,而且圭尼维尔的嫁妆是圆桌(简单解说圆桌本体)

    2、因为卡米莉亚德没有男性继承人→亚瑟和圭尼维尔的孩子会继承卡米莉亚德的土地,和娶领主没区别

    3调戏贝狄→我认识的女领主都没有你好看啊

    贝狄表示领土啊预言什么的他都不关心,希望亚瑟能和普通人一样有幸福的婚姻。

    亚瑟坦白自己是莉瑟的时候见过圭尼维尔,认为圭尼维尔会成为一个好王后的。

 

    顺便捎上贝狄一起去接摩根。

 

(传说文本)廷塔杰尔城堡的女主人:亚瑟出生的城堡,尤瑟王的遗产,在康沃尔的尖上,因为地区不适合做首都,所以由摩根继承

(民俗与神话)砍头割喉的献祭:基督教看摩根是女巫,凯尔特文化看就是凯尔特人的女祭司,在特定节日和特定地点,会向亚瑟展示凯尔特风俗的祭祀和生活

(文本、影视剧、二设)人生经历:丧母后被迫进入修道院,成年后被迫嫁给gore的国王Urien,育有儿子伊文(狮子骑士,故事开局时5到6岁),游戏开局时urien去世不久,摩根的生理年龄在23岁左右

(女性主义)觉醒度与斗争性:对比前面的贝狄线,贝狄这个人物虽然是男性但是觉醒度和斗争性都极低,而摩根首先是对人的概念和权利的思考产生的觉醒,且没有收到基督教影响,所以她的觉醒(类似启蒙运动中的一些思想)度非常高,斗争性也很强,不惧怕流血的斗争,甚至相比于成为女王的结果,斗争的过程更重要;摩根一生的斗争对象也在不断改变,幼年时是父亲的权威,少年时是宗教的压迫,后来是传统道德观念和愚蠢的男性优先继承法

对女性的认识: 在文本中摩根要通过语言教育亚瑟如何正确认识女性,这种教育会比较符合现代的女性主义理论的观点,在当时却很难接受,比如要认识到女性的生理需求、保护女性要优先考虑人格上的平等之类的

不被物化的女性魅力:比多数男性人物坚强和冷静得多的性格;男性永远无法理解却又充满柔情的女士

亚瑟的感观:着黑纱、但是不知道是有的女性就是如此艳丽还是姐姐有刻意的打扮、还有关于小莫的记忆,因此希望能和王姐拉开距离

亚瑟向摩根丧夫表示哀悼

摩根委婉地表示了urien死掉对自己不是太大的影响,还是感谢亚瑟的关心、邀请她参加婚礼,希望亚瑟能关心自己儿子伊文的成长,不要让他变成纨绔子弟

亚瑟提出要摩根还剑鞘

摩根表示很惊讶为什么突然要剑鞘

亚瑟甩锅梅林说剑鞘比剑更加珍贵,而且很快又要打仗了想要拿回来

摩根不悦,但还是答应了

摩根:我已经向你宣誓效忠了,当然会把剑鞘交给你

摩根:就算我想说你已经是个了不起的国王了,也夸不出口,哪位国王会事事听从巫师的呢?(flag)


红十月:

  亚瑟傍晚来到高塔的阁楼上照顾鹰,发现兰斯正在给一只幼鹰处理伤口。幼鹰没有带着头罩,看起来一点都不怕人。

  两个人带着一点尴尬气氛聊了聊白天的事。根据Day 2,主动:兰斯转移话题说鹰是被乌鸦弄伤的;被动:两人沉默一段时间后由亚瑟问起。

  猛禽可以翱翔高空,却因为机动性差会被乌鸦们戏耍。这只小家伙生来就很优秀,即使摘下头罩也不怎么怕人,捕猎时也不会被无价值得鸟分散注意力。

  小鹰轻啄兰斯的手指,亚瑟感叹它和兰斯相性不错。兰斯说这只鹰太聪明什么东西一教就会,他自己甚至只需要站在原地就好。它会成为最棒的猎手,最需要知道的事就是飞得太远别忘了回来——不过飞走了也好,鹰是空中的王者,不该有任何羁绊。

  (这一段映射亚瑟和兰斯的关系。亚瑟是不用带头罩的幼鹰,直面恐惧,生而优秀但会被小人所伤。【兰斯则是一个不变的锚点,一个提醒的声音。他会跟随、保护和引导,】但最终鹰是属于天空的。

 

  添加剧情:

  亚瑟却说,王者是永远都会有羁绊的,所有人也都一样。他的自由与不自由,都源于对国家的爱,为了不列颠,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调整:此处的“稳定”是在兰斯对于【亚瑟是“人”】的认知方面,他辅佐亚瑟的基石就在于此。亚瑟一旦走上非人之路(可以说这必然发生),他们就必然渐行渐远。在这个过程中,试图拉住亚瑟的兰斯,会制造出大量的不稳定。

 

  添加剧情:

  亚瑟离开后,兰斯一个人留在高塔上。一段时间之后他突然听到微不可闻的叹息。窗边有银白的残影一闪而过,似乎是拿着书信(此实为末期国家分裂时的亚瑟,“未来视”开启

 

贝狄太太:

晚餐

摩根提出剑鞘的转交需要仪式

亚瑟表示不但是剑鞘交接的仪式,也是迎接王姐的仪式

摩根表示自己不需要这种虚礼,但是亚瑟是湖中精灵祝福的国王,剑鞘也是精灵的宝物,要对精灵表示足够的敬意。

亚瑟选项(好感度无差别选项)

1我去安排,您还有什么要求吗?→王姐希望居住在卡米洛时要一间离梅林最远的房间

2建议王姐融入卡米洛特→对于异教徒来说,不要招摇会更加安全

3询问精灵的力量→王姐介绍阿瓦隆的一些信息

当天晚间,贝狄和凯安排第二天的工作,凯认为在城中广场上办归鞘仪式好,但是不要惊动太多市民,贝狄在亚瑟身边护卫。

Day 04

一早贝狄来接亚瑟,回忆小时候的事情,回忆亚瑟、凯、贝狄三个人一起接受梅林教育

发现梅林对三个人的教育似乎就是要把他们安排在现在的位置上,把凯培养成有高超财政能力的“点石成金者”,把贝狄培养成坚强的战士

  亚瑟路过练兵场,看到兰斯正在训练士兵。两人相视点头,亚瑟看着兰斯帮着每一个新兵校正动作,回忆着“以前”忧郁寡言的骑士。这时候的兰斯依旧严肃,但他冷静又专注,是一个尽职尽责的指挥官,把一切都倾注在最自信的领域,并没有复杂的感情纠葛扰乱他的人生。

 

  归还仪式。

亚瑟出乎所有人意料地试了剑鞘的真假

摩根拿出了真正的剑鞘

亚瑟:姐姐是想试试我作为国王的谨慎程度吧?

摩根:看来我得收回昨天的话了

摩根:以您的智慧,没有剑鞘的法力也可以在战场上毫发无损了

亚瑟选项

1不要奉承我→王姐有点吃惊,但是做出了赞许的回应

因为亚瑟表现出了没有过多的客套、愿意听王姐真正的想法,王姐之后会更愿意说些自己的意见

(王姐好感度提高)

2姐姐请留下来和梅林一起辅佐我吧→王姐:那个家伙不会信任我的,我也绝不会信任他

(好感不变)

王姐同意参加亚瑟的婚礼和庆祝仪式,暂时留在卡米洛特,亚瑟安排她住在离梅林最远的房间

(从空间上看是亚瑟的书房卧室等在花园南侧的较高楼层,其他骑士住在南侧较低楼层,梅林独自拥有城堡东南角的塔楼,摩根独自住在花园另一端城堡西北角较低楼层的一件房间,城堡的整个西侧还有待休憩,因而花园的北半边从实际使用上只属于摩根)

 

 莲子:

  这时候梅林已经判定出来这个亚瑟没大问题,灵魂的时空位面有点不对,这种扭曲不可能太长久的,过段时间就变回来了,所以他是好奇心观察着,大于担心。因为梅林和其他人物自己是整个回声宫殿的一部分,所以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道理,回声人物是几乎不可能自我发觉自己是回声的,就像我们这些人类,看不到宇宙的逻辑误差,这些误差对我们来说客观存在而并非能够观测。

  为了理解上面这一点可以拿一个四格漫画打比方,创造人类宇宙的上层造物来跟人类对话,解释了一通道德误差之后,问人类“你喜欢吃鸡肉派吗?”,人类:“喜欢啊。”,上层造物:“其实食用鸡肉在除了这里以外的任何一个宇宙都是重罪。”

  梅林在后期会发现自己只是回声,而这是因为整个回声宫殿的系统就是他被薇薇安囚禁后所构建的,当回声梅林彻底越过“我可以杀死亚瑟”这个心理线之后,他就会被触发回声宫殿灵感,同时看到这个世界的人理逻辑缺陷,意识到自己可能是外部世界的自己所制造的回声宫殿的一部分。

 

    晚上发现小莫是因为他看到一个侍卫头盔缝里面的眼睛,觉得似曾相识,然后问了边上人这个侍卫的名字,没听过。别人问要不要把他叫过来问话,亚瑟说算了,他那时候主要在烦怎么能够改变未来。结果晚上他洗个澡照镜子终于想起来了,哎呀妈,这么眼熟那不就是我的眼睛吗?

    然后亚瑟就让贝狄去带这个名字的侍卫来,带来后就让贝狄先走了。贝狄带来小莫时已经非常怀疑,因为每个侍卫都是他亲自选拔的,陛下千万不能和这种可疑的人单独在一起啊,但是还是被亚瑟赶走了。

    莫德保持沉默,亚瑟让他摘掉头盔,小莫不摘

    亚瑟重复三遍命令,莫德拔剑,这里的拔剑只是想表现威胁姿态,然后好逃离现场,缺乏攻击性且顾忌发出太大响动。

    然后因为顾忌引来卫兵和本身就缺乏杀意,小莫被压制了,亚瑟拿下他的头盔,点出“这次缺乏杀意呢,莫德雷德。”。

    然后小莫被捆起来。

    “你刚才,叫出来了我的名字。”

    “是的,莫德雷德……我的儿子。”

    “原来亚瑟王还有个儿子啊。”莫德雷德嘲笑。

    然后亚瑟完全不管莫德雷德的这个话题直接问“你怎么在这”

    “你怎么在这我就怎么在这。”

    爸爸心很累,因为以前除了公事没有跟莫德雷德交流过,没体会到原来跟孩子沟通这么困难。

    接着又扯几句,莫德雷德一直保持嘲讽max而亚瑟不受挑衅,因为亚瑟虽然嘴上问着问题,其实脑子里面一点儿紧迫就涌上来了,他回忆起那血染的王城,尸横遍野的剑栏,而现在是他唯一能改变这一切的机会,他不能出任何差错……

    亚瑟琢磨的时候,莫德就从他眼睛里面看出来杀意来了。然后莫德就很自嘲地笑起来。

    然后亚瑟突然就从孩子的这个表情里面,丧失了杀气,突然就想起来莫德在砍向他的时候牙关紧咬的那句“父亲”。

    这里亚瑟有两个选项:

    A、揍一拳让小莫安生点—— “作为父亲让你变成了这样的性格,确实是我教育的失格,”揍一拳,然后揉揉自己的手腕,“不知道现在还来不来得及……跟自己一样的脸,还真的很难下手打。”【虽然这里挨了一拳,但是好歹有了点接触了,甚至莫德会稍微冷静一点,选这个好感度会诡异地增加(爸爸再打我一次(划掉

    B、叹气放弃跟莫德交流——【好感度不变,因为叹气离开让莫德感觉亚瑟还是完全没把自己放在眼里的。

    小莫以为会被杀的,就看亚瑟换衣服去了。

    “喂,怎么……”

    “跟你胡闹流了一身汗,我要再去洗个澡,好累,明天高文卿就要回来了,还要准备迎接格尼薇儿,所以要早点睡。”

    小莫很傻眼

    “我呢?”

    “咦?这个椅子不够舒服吗……哦也是,你要一床毯子吗?”

    “见你的鬼啊,看到我,就这么点感想吗?”

    “啊,就是因为感想太多了所以很累……真是不会体贴人的孩子,父亲都要烦到爆炸了还出来添事儿。”

    然后亚瑟去洗完澡,出来,给小莫拿了一床毯子盖着【他还给捆着呢】,就说晚安了。

    “喂喂喂你到底在想什么?!?”

    “我真的很困,莫德,你要是再多说一句,我就把你嘴堵上。”

    亚瑟嘴里的父亲这时候还更多是一种自嘲“这就是我的儿子,叛国弑父的血肉”,然后他主要是太累了,因为对他的精神而言,这只是在不列颠亡国后两三天,见到这么多老熟人是真没准备好怎么办。



tbc

  125 10
评论(10)
热度(125)

© 莲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