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子

我是格拉汉姆·莲子,为你神魂颠倒的男人!

 

        我极少对争议话题发言的。这次本着关怀智障语文老师死得早的精神,把黑旧剑萝莉控、黑背刺、黑他对爱歌所为不阻拦的这些错误逻辑帮SB黑子们算一遍。


        苍银里写的很明白,旧剑最开始就明白自己的愿望要造成世界毁灭人理重构,他这时作为“不列颠的王”愿意残忍地为了不列颠舍掉世界,这是他仅仅作为一国的守护者作出的决断。


        旧剑自己也说了,他最后一场荣耀的战斗是对罗马,剑栏的内战和以牺牲世界为代价的圣杯战争在他看来都毫无荣耀,而那是他作为守护国家的王所必需背负的黑暗和血腥。


        如果旧剑最后不杀爱歌,他作为不列颠的王是无过失的。


         可是他在和苍银六骑一起并肩战斗、以刃交心之后、被一次次托付了守护世界的愿望之后,他迷惘了,不明白自己究竟该以国家还是以世界为重。


        这时他遇到了幼年的绫香(还想起了自家莫崽),绫香的母亲已经死去了,给她留下了花园,小绫香不好意思地说其实自己就是花园。


        先不管樱井的奇葩逻辑,旧剑本来就已经十分迷茫到底是已经灭亡的不列颠重要还是这未来的世界重要,绫香的话让他明白了执着过去而毁灭整个世界是不对的,要守护的不是过去而是未来这种只有旁观者清、当局人就算看得清也很难如此客观大义的一个道理。


         这时爱歌已经在准备仪式了,旧剑到处找她,路上遇到了豆爸和静谧阻拦,这俩位可以说是求死而一战,并向旧剑托付了阻止爱歌的愿望。


         旧剑赶到时爱歌正在往圣杯里面丢妹子,你们要旧剑怎样?要他喊一声爱歌然后求正面决斗?第一他打不过、第二爱歌根本不听人话好不好,樱井强调了很多遍了旧剑说话爱歌根本听不进去,旧剑说“你不要杀人”爱歌说“好的我以后杀人不让你知道。”


        这迫在眉睫世界要毁灭了,他不刺?等着人类死光光??


        最后旧剑确实没有以王自居了,他放弃了作为古老不列颠的守护者,选择了作为世界的守护者,这点fgo他的召唤语音也表示得很清楚了。


         旧剑不管是作为王还是守护者都没有任何失格的地方,唯一他对不起的人,可能是在小树林对着不见踪影半死不活的王傻眼找翻天的小贝(x

  176 10
评论(10)
热度(176)

© 莲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