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子

我是格拉汉姆·莲子,为你神魂颠倒的男人!

 

晚上咖啡喝多了睡不着,打开手机看到埃塞克斯和香格里拉我就饿了,好想吃饺子🥟(涙)

  2

【fate/剑帝旧剑】齐勒格费斯的龙(4)

【4】


  当天离开公司之前卢修斯收到了吉尔伽美什的电报,同样是关于潘德拉贡家的孩子的,吉尔伽美什似乎想借机卖给梅林一个人情,卢修斯承诺会帮忙留意,转身就把电报塞进了垃圾桶,扭头去第六大街拿他订的几件成衣。


  吉尔伽美什可能是第一个以自己的亚人血统为傲的贵族,他有着不属于人类、纯然鲜红的虹膜,在男人发怒时会变成冷血动物那样的竖瞳。梅林总是笑话他讨巧的,跟被世人鄙夷的兽毛和利爪远不沾关系,用一副墨镜就能全然掩做常人。


  这话总惹得吉尔伽美什发恼,毕竟他戴墨镜只是因为那双眼睛畏光,并不是以为羞耻。卢修斯去过一次这位小爷的宅邸,总是拉紧窗帘的...

  43 12

【fate/剑帝旧剑】齐勒格费斯的龙(3)

卢修斯X龙族亚人设定的亚瑟


【3】


  离开了齐勒格费斯先生的宅邸后,卢修斯终于在凌晨被送到了家。艾利奥拿走了他给雨水沾湿的外套。运送龙种的货车还没有到,卖家要保证货物运输中绝对的隐私性,这些拍卖品大多来自外国,也往往更年幼,他的小金龙的年龄太大了,不会忘记自己被狩猎被绑架的事实,也将很难被驯养。


  如果他只是为了将他作为繁育的父体,作为研究对象、基因提供者或者活体标本,这自然不是值得顾虑的问题,卢修斯想起那对好奇又畏惧的绿眼睛,忽然发现自己还没问过那孩子的名字。


  他是个漂亮的孩子,应该有个古雅而上口柔软的名字,念起来的时候...

  58 9

没有人驰骋上布伦希尔德的高山

  13

凛冬将至

  317 6

【fate/旧莫剑】愚者国度(11)

*本章含有6k炖肉


  【11】

  

  亚瑟愣住了,那一瞬间他全身都是空隙。


  高文是我的王牌,我知道亚瑟对这个外甥特别偏爱,而谁又能不喜欢高文呢,连挑剔的莫德雷德都不会言语。高文有着温暖的米金色卷发,比亚瑟要更柔和一些的薄荷绿的眼睛。


  他死去的那天,是的,他死去的那天,我永远不会忘记。白玫瑰庄园总自称是伊丽莎白的最后一块裙裾、是约克的坟墓上闪烁的冰凉月光,数以万计的白玫瑰中不夹杂一朵红色或者黄色,而亚瑟那天让庄园见了血,他自己的,别人的,他为这宅子破了处,呈现出惹人刺痛的殷红色,于是就有了悲切和哀悼。


  ...

  45 6

【fate/主旧莫剑】愚者国度(10)


  

  【10】

  

  班死了。


  这个消息是第二天一早佣兵带给我的,他从吉尔伽美什的补给队里面得到了一份三天前的报纸,津津有味读了一上午,然后面无表情给了我这个消息。


  我的第一反应是法兰西失去了国王,第二反应是兰斯洛特可能会继任班的位置,毕竟鲍斯未曾对王位展现出野心,他一向是自己哥哥的贤内助,从出生起就把自己定位成兰斯洛特的铺路者……足足过了一分钟,我才意识到,库丘林单独把这个新闻挑给我读,是因为班还是我的祖父。


  “我甚至没真正见过他。”我摇了摇头,“也没去过法兰西,我是在帝国出生的。”


  “可他...

  35 1

【fate/旧莫剑】愚者国度(8~9)

  

  【8】

  

  吃完午餐后,我在车库找到了莫德雷德。


  他正在洗车,看起来情绪并不算好,而疲态已经大大减轻,发梢散发着肥皂和清洁剂的香味。我告诉他亚瑟已经醒了,问他要不要去看一下自己的父亲。


  他头也没抬,专心用一块脏兮兮的抹布擦拭车门底部的泥斑,问我:“他说了什么吗?”


  “没有,”我摇摇头,“他足够冷静,但是连一个字都不相信我们,昨天半夜我睡着了,差点被他杀死,我们需要使用更牢靠的束缚措施,库丘林第二次救了我,我们该庆幸他的加入。”


  莫德雷德停下手,盯着抹布,说:“他一直如此,他杀乌文英的时...

  31 4

【fate/主旧莫剑】愚者国度(6~7)

  【6】

  

  库丘林大概知道一千零八十二个会让我们下地狱的笑话,其中五百六十二个是关于圣路易斯的,同时他的胳膊上可能还文着整个曼彻斯特的地图,他熟知每一条公路的岔道、捷径和检查站。除了他抽第一根烟的时候触发了烟雾报警器,害得我们全部变成了落汤鸡,并且不得不停车拆了那玩意才能正常驾驶,作为一个旅伴而言,他几乎没有缺点。


  我们这次没有停下来补给物质,车上除了樱桃派还有一些压缩饼干,库丘林想喝他那瓶伏加特,我不得不提醒他我们三个人要轮班开车。


  “让我往你的油箱里面灌半瓶这玩意,哪怕是尾巴被点着火了、发情期的母豹子,也追不上。”...


  35

【FATE/主旧莫剑】愚者国度(1~5)

Cp:主莫德雷德X亚瑟

    含加拉哈德X莫德雷德X亚瑟三角


*加拉哈德第一人称

*架空近代paro,一切为自嗨不影射任何现实国家历史


【1】


     CAVE AMANTEM


【2】


  那是下午三点半,佣兵问我问我为什么莫德雷德叫做塞缪尔,声音裹在在电台的噪音里含糊不清。我反问他为什么他们喊你库丘林。


  天光惨白,深秋的空气新鲜冰凉,佣兵的声音低沉甜美叫人昏昏欲睡,我倒真愿意好好睡一觉,为了提神...

  50 4

© 莲子 | Powered by LOFTER